<cite id="ptpbp"><dl id="ptpbp"><address id="ptpbp"></address></dl></cite>
<ins id="ptpbp"><noframes id="ptpbp"><ins id="ptpbp"></ins>
<del id="ptpbp"><noframes id="ptpbp"><ins id="ptpbp"></ins><menuitem id="ptpbp"><noframes id="ptpbp"><var id="ptpbp"></var>
<var id="ptpbp"><span id="ptpbp"><menuitem id="ptpbp"></menuitem></span></var>
<ins id="ptpbp"></ins>
<ins id="ptpbp"><noframes id="ptpbp"><cite id="ptpbp"></cite>
<ins id="ptpbp"><noframes id="ptpbp"><ins id="ptpbp"></ins>
<ins id="ptpbp"><noframes id="ptpbp"><ins id="ptpbp"></ins>

當前位置:首頁 > 致富能人

“新農人” 奔跑在希望的田野上

發布時間:2020-07-15來源:當代農機信息網

在鄉村振興的大潮中,有一批被稱為“新農人”的年輕人,他們受過高等教育,卻放棄都市繁華,扎進農村投資創業;他們給農業農村帶來了新理念、新技術、新業態,給農村增添了新活力……7月的夏日,我們走進泰州“新農人”群體,分享他們創業的酸甜苦辣,也為他們的未來發展鼓與呼。

有備而來,擁抱新業態新模式新機遇

站在泰州市姜堰區沈高鎮“漢土家庭農場”田頭,眼前是一片紫色的花海,農場主孫飛欣喜地告訴記者,這種紫色的小花叫紫云英,既可以觀賞,又是固氮效果很好的綠肥,采用水稻與紫云英輪作方式種植的大米更有營養、更好吃。

2011年大學畢業后,孫飛放棄在大城市的工作,毅然返鄉當起了農民。水稻與紫云英輪作,只是他近十年“花式種田”的一個縮影。這些年,孫飛成立了泰州漢土植保專業合作社,先后流轉本地及周邊土地1130余畝,探索稻田養魚、立體種養、生態大米、訂單農業、鄉村旅游……將普通農田種成了“生態田”“高效田”。不僅如此,他還探索農業休閑觀光、農事采摘體驗等創業新門道,進一步提高農業生產綜合效益,示范帶動周邊農民致富。

幫農民解決“賣”難,是安徽小伙張帥立志投身農村干一番事業的初衷。在上海掙得“第一桶金”后,2018年3月,他到姜堰創辦了泰州我農電子商務有限公司。

在省姜堰現代農業產業園,一間不大的辦公間,幾臺電腦,三四個年輕人在鍵盤上不停敲打,這就是張帥和小伙伴們的辦公場地。姜堰本地的大米、葡萄、雞蛋、魚圓等農產品,通過天貓、京東抵達全國各大城市市民的餐桌。“通過線上、線下銷售,去年‘雙11’到現在,我們光是大米就賣了300多噸,魚圓賣了3噸。”張帥的電子商務公司,讓村民的農產品變得暢銷起來。“現在農產品銷售大多是區域性的,我想做一個覆蓋全國的銷售網絡,打造‘移動的農產品超市’。”

“草莓碩士”“種糧博士”“海歸豬倌”……在泰州,越來越多的80后、90后新型職業農民近年來有備而來,選擇返鄉創業。“‘新農人’把傳統產業做成了‘朝陽事業’,給農村帶來新技術、新理念、新活力。”姜堰區委副書記孫靚靚說。針對農業農村發展缺乏人才、技術、資金、項目等要素現象,該區先后出臺眾多政策鼓勵“要素聚鄉、鄉賢回鄉、市民下鄉”。全區涌現出了以種田能手施洋、互聯網達人孫志祥為代表的一批“新農人”。目前,僅在沈高鎮,45周歲以下“新農人”就有200多人。

拉長短板,創新機制共建鄉村未來

“新農人”的創業之路并非一帆風順。

“農業這口飯,難吃得很!”泰州市華野蔬菜專業合作社負責人陳擁軍2009年開始從事農業種植,十年多來,他先是搞茄果類,后來又種植草莓。2017年,在姜堰區第一個“吃螃蟹”,種植“白雪天使”白草莓品種。

陳擁軍所說的“難”,指的是技術。在草莓種植方面,他雖然是當地小有名氣的“行家”,但也“嗆過水”。去年9月,他家的草莓苗一栽下土就死了,損失了幾萬元。幸好在當地掛職的省農科院干部請來專家“把脈”,這才讓他避免更大的損失。事后想想,陳擁軍仍有些后怕,“農業種植,最缺的就是技術型服務人才。”

在孫飛看來,技術再好,種出來的農產品質量再優,如果賺不到錢,腳下的這塊土地肯定留不住人。去年,他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新農人”自發組成了“姜堰新型職業農民聯合會”。半年多過去,58個成員有不少已經“離開”。

“單打獨斗”,與農民的合作組織不健全、利益不緊密、帶動力不強,都不同程度上制約了“新農人”的發展。泰州市雙緣瓜果蔬菜專業合作社負責人丁謙軍說,大棚種植又多是季節性用工,一到需要人手的時候,根本不能確保找到人,而正是因為這一困難無法解決,合作社不得不縮減大棚蔬菜的品種,盡量選擇人工需求量相對少一些的蔬菜來種。

技術缺乏、品牌力不強、銷售不暢、勞動力短缺……這是記者采訪中,多位“新農人”吐露的當前面臨難題。

“‘新農人’是未來農業農村的主力軍。”采訪中,許多農村基層干部表達了對“新農人”群體的熱情支持和期待。“農村電商、鄉村旅游、生態農業蓬勃興起,物聯網、人工智能、5G技術加速滲透,為鄉村發展新業態新模式帶來了新機遇。”省有關部門負責人表示,隨著鄉村振興戰略的深入實施,城鄉融合發展加速推進,鄉村治理的各項改革更加完善,鄉村發展的原動力更為充足,這為“新農人”提供了更為廣闊的舞臺。

開源“集”流,為鄉村振興蓄積更多原動力

“新農人”需要“扶上馬、送一程”。要讓年輕人的鄉村創業夢想照進現實,要強化政策集成、加大支持力度、搭建服務平臺,為“新農人”保駕護航。不少農村農業專家、學者、相關部門領導為新農人創業支招。

農業投入高、收益周期慢,政府出臺的政策力度要再加碼。高港區農業農村局局長葉健告訴記者,該區最近出臺政策拿出“真金白銀”,鼓勵農民合作社、家庭農場發展。獲得國家級、省級、市級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農民合作社示范社、示范家庭農場、綠色家庭農場等稱號的,可獲重獎。

破解技術難、人才難、資金難,泰州構建家庭農場服務聯盟為“新農人”排憂解難。兩個“放大版”的集裝箱式建筑、一個幾十米長的塑料大棚,這樣一個占地不足6畝的“小聯盟”,竟然能為方圓超過6000畝農田提供覆蓋產前產中產后的一系列農業服務。農場主衛澤明介紹,入盟后平均一畝田可以降低200元成本,而且無需再另外興建曬場、農機庫,還能以很便宜的價格從聯盟采購農資、烘干糧食。

“新農人”自身也需要提高“免疫力”,增強抵御市場風險的能力。泰州市農業農村局科教處處長馬光輝說,根據調查,“新農人”群體存在農業技術相對缺乏、對市場信息掌握不夠以及對政策了解較少等共性問題。農技推廣研究員袁志章認為,“新農人”一定要認真學習專業知識,抓好產品質量、創新品牌,盡快成為真正的“土專家”。他還建議,政府相關部門要為“新農人”提供實戰性強的培訓機會,幫助他們快速華麗轉身。

在蘇中發展研究院院長陸建飛看來,職業農民培訓是農業發展的根。給予必要的支持,提供創業輔導、苗圃基金等都是通行做法,但重要的是要幫助“新農人”知農。很多創業者是非農專業,對農業、農村知之甚少,這就很有必要在創業前與相關農技人員對接、拜師,只有這樣才能讓他們真正懂農愛農,融入希望的田野。

“農業投入高、風險大,這是許多農學專業的學生畢業后不敢擁抱田野的重要原因。”揚州大學農學院黨委副書記陸江峰希望政府和高校能聯合搭建一個更緊密的合作平臺。比如說,地方政府給高校一塊地,學生去種田,老師當指導。不是兩三個月的簡單實踐,而是踏踏實實去種田。他認為,通過這樣的“實戰種田”,不僅讓學生知道種田的難、農民的苦,更讓他們明白農民是一份“有希望”的職業。

“新農人”給廣闊田野注入了澎湃動力。據介紹,我省2017年啟動實施鄉土人才“三帶”行動計劃,越來越多的“田秀才”“土專家”“新農人”等鄉土人才破“土”而出,融入現代農業、休閑文旅、鄉村旅游等新業態。據統計,僅全省第一批2717名“三帶”鄉土人才,創辦領辦企業、合作社1478家,去年主營業務收入超570億元,帶動村民平均增收4.76萬元。

(新華日報 記者 劉宏奇 趙曉勇 董鑫 盧佳樂)


上一篇:荷蘭農業的精髓:“家庭農場+合作社”

下一篇:郭永勝:靠科技種大棚,帶領鄉親脫貧致富

聯系電話:0351-4173403

地址:太原市新建路59號

晉ICP備06006934號

技術支持:太原國遠天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香港tm46开奖结果